......也就是說
這就是我們明倫奧斯卡所取材的故事
我們是用...其中的一小部分改編出後面的故事內容,因為感覺應該會滿棒的。
紫風another story劇情...著墨中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故事開始:    

  學園篇
 
  許多年後的一個春天的早晨,小鎮內一所高校的門前。

  [朋也獨白]我討厭這座小鎮,因為這裡充滿了自己想要忘卻的回憶,每天去學校上課,與朋友聊聊天,然後回到根本不想回的家裡,沒有任何新鮮的事物。
  朋也:(這樣下去會有改變嗎?我的生活,今後會發生不一樣的事情嗎?)
  已經上課很長時間了,路上看不到其他的學生。岡崎朋也卻悠閒的走著,因為他是這所學校出名的不良學生,遲到的慣犯。
 
  長長的坡道下,一少女駐足不前,低著頭,似乎在想事情。
  當朋也走近少女時,她似乎沒有注意到,卻還在自言自語。
  少女:「嗯…… 豆沙包(由於她一直都沒有自信,於是在做某件事時喊一個自己喜歡的食物作為鼓勵,在這裡她沒勇氣走上這條坡道)。」
  朋也:「嗯?」朋也稍微有點吃驚。
  少女:「你喜歡這所校嗎?我是非常非常的喜歡。但是,所有的一切… 都不斷的在改變著,不管是多麼愉快的事,還是多麼傷心的事,所有這一切,一切都在不斷改變著,即使

如此你,還是喜歡這所學校嗎?我……」
  朋也:「只要再找到不就行了嗎?」朋也打斷了她的自言自語。
  少女:「咦?」少女回過頭來吃驚的看著朋也。
  朋也:「只要找到下一件愉快的、開心的事不就行了嗎?」
  少女默默的看著朋也,似乎對突如其來的鼓舞不知所措。
  朋也:「好了,走吧。」朋也打破了局面,然後轉身向學校走去。
  少女:「呃,嗯……」少女也跟著走進學校。
  兩人開始一起攀登那條長長的坡道……
  就這樣,他們相識了。記憶中找不到家族之情,內心溫柔的少年--岡崎朋也 和曾經被小鎮奇跡所救的體弱的少女--古河渚。
 

  重建話劇部。這是因病留級一年的渚最大的夢想。為了這個目標,她和朋也及朋友們一起努力著。 
  不斷的扶持著她,鼓勵她,給予渚勇氣的朋也,也因此喜歡上了她,兩人於是開始交往。
  儘管數次遭受挫折,可在父母——秋生和早苗以及朋友們的鼓勵下,渚最終成功的在學園祭上完成了表演。 
  夢實現了。
  終於兩人好不容易有機會以戀人的身份度過的日子開始時,渚卻就此病倒了。那是自幼就纏身的怪病。 
  早已決定兩個人相互支撐,共同前進的朋也,每天都會去看望總是以笑臉相迎的渚。 
  兩個人期待著能再次一同走過那條坡道的一天。 
  來到了畢業的時日,渚還是沒有好轉,帶著遺憾的朋也獨自一人參加了畢業典禮。 
  歸來的時候,他看到的依然是渚的微笑。
  終於,渚康復了,卻已經不得不再留級一年。 
  「下一次,就該我畢業了。」 渚笑著說。

      
同棲篇

  新的一年,渚鼓起勇氣再次開始了學校生活。為了讓自己變得堅強,為了自己的願望。 
  朋也拒絕了古河夫婦的好意,找了新的工作,和渚在外開始了新的生活。也為了讓自己變得堅強,同時更為了能帶給渚真正的幸福。 
  儘管渚仍然內向,但學校生活也讓她漸漸變得開朗。儘管朋也依然有些孩子氣,但他也在一點一點的體會著生活的真諦。同居的生活,儼然有一個家庭的模樣。 
  再次面臨畢業的時候,渚又一次病倒,沒能參加學校的畢業典禮。
  朋也還是打算給渚一個驚喜,希望讓他漫長的學園生活有一個美好的結束。 
  朋也為她招集了曾經的同學,老師,為她舉行了屬於渚的畢業典禮。
 
  落櫻下,兩人終於再次並肩攜手走上那條嚮往的坡道。

  閒適的生活並未開始多久,朋也便得到他父親被捕入獄的消息。朋也因此失去正式工作的機會,同時更受到小鎮上人們的流言。 
  渚在此刻握起了大受打擊的朋也的手,兩人決定結婚,成為真正的「家族」。 
  婚後生活漸漸步入正軌,渚的懷孕也讓朋也及古河一家得到了短暫的驚喜。
  但隨著渚的舊病復發,所有人都彷彿從幸福的頂端落到痛苦的深淵。朋也知道,渚的身體不可能承受住雙倍的重負。 
  那麼,究竟該如何選擇? 
  『我希望能生下這個孩子。』渚無比堅定的這樣回答。或許這是朋也預想中的結果,可是卻也體會到了。這個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女孩,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如此堅強。 
  記憶中的小鎮不斷的變遷所帶來的不安,渚或許會離自己而去的恐懼始終折磨著朋也的心智。 
  某一天,秋生將朋也帶到了一塊工地外,並講述起他決心不再向他人提起的過去。那正是十多年前渚因奇跡而獲救的地方,那塊已經消失的綠地。 
  越年至春的某一個夜晚,渚終於臨產。朋也自始至終沒有鬆開渚蒼白的手,直到嬰兒哭聲響在小小的房間內。 
  渚笑了,在產後努力的提起了她的意識。但很快又閉上了眼睛。
  朋也身心受到極度的創傷,一瞬間,他彷彿看到渚的身影從身邊走過,走向那條長長坡道的————盡頭。 



  一晃,已經過去五年。失去生活支柱的朋也靠著身體的慣性度著日子。寄放在古河家的女兒—汐,一天天的慢慢長大,朋也卻一直無法正視這個幼小的生命。因為那裡,有著本屬於自己重要之人的生命…… 
  而且朋也以為,自己的冷淡,令汐產生了厭惡。 
  直到這一年的一個連假,古河夫婦巧妙的安排了父女倆外出旅行。這次不算長久的旅行中,朋也遇到了自己的祖母,並瞭解到自己父親的真心。
  回到那塊曾經和父親走過數次的花海,自己的女兒正哭著拚命尋找自己送給她的第一個禮物……
  想到自己父親的偉大和自己的懦弱,朋也終於能夠正視眼前自己的女兒。
 
  「吶,汐,寂寞嗎?」
  「嗯。」
  「那還願意跟爸爸一起生活嗎?」
  「嗯。」
  「……」
   汐:「我可以哭了嗎?」
  「什麼。」
  「早苗阿姨說,能哭的地方只有兩個,一個是洗手間,另一個是……爸爸的懷裡。我可以哭了嗎?」
  「嗯,可以了,汐。盡情哭吧。」
  「爸爸,嗚~~~~」
 
  汐一直是孤單的。她一直期待著能在爸爸的懷中哭泣的那一天來臨。她深深的期待著。 
  回程的電車上,朋也終於向汐講述起渚——汐的母親的故事。很長很長的故事,兩個不該分離的人,從邂逅,到告白,到為演劇部的努力,又到同棲,直到離別的故事。

  多少年過去了,朋也終於直面了這個事實,在自己女兒面前,第一次哭泣。 
  此刻的他,也成功取回了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東西,作為一個父親的信心,以及責任。

  終於結束了吧,痛苦的日子。朋也這樣想著。與汐一起的生活開始後,朋也從生活的點點滴滴中小心翼翼的築建著期盼已久的幸福。 
  然而...奪走了渚生命的病卻再次發生在汐的身上。 
  為汐放棄了一切的朋也,帶著汐,開始了他們最後的旅行。 
  飄雪的夜晚,一高一矮的兩個身影向著無法到達的,那記憶中的花海前進。那是追逐著爸爸敞開心扉哭泣身影的幼小女兒…… 那是尋找著女兒無憂無慮奔跑身影的年輕父親……

 

「爸爸……現在已經在列車上了嗎?」 
「嗯……已經在列車上了啊……」 
「爸爸……最喜歡你……」 

  彷彿時間在這一刻停止,彷彿世界在這一刻終結。數不清的雪花飄落,數不清的光芒升起,一切隨風而散,一切被黑夜包圍。只留下一個白色的非常非常寂寞,無人的世界,遙遠沒有邊際……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okage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