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Dream~下 

恩,過了那做橋應該就是了吧?我的學校。
我按了下車鈴,因為我坐在最前面的位子,都沒仔細往車裡看。
這時回頭才發現,原來我們學校有許多學生是搭這路公車的啊?
不過..看制服的新舊,大概是學長吧..?似乎只有我是一年級的感覺..。

下了車發現,其實也沒有到校門這麼方便嗎...,還要走一座看起來有點危險的天橋哪...。以後是每天都要走天橋了嗎...?想到這,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無力了起來。我體力也沒這麼差啊...小小的天橋算什麼!

來到了這學校的大門,有個水的顏色是綠色的池塘,上面有不明浮游甲殼類動物在那遊蕩...。
「真是奇特的景觀啊...。」
不自覺的就這麼說出口了...。
上次來領制服的時候沒仔細看過這裡呢,進來的感覺...,好像還不小吧..?


*     *     *


到了這一天,我一年級的生活就這麼結束了吧?經過早上最後的打掃,等待宣布事項,這一年,就真的這麼結束了。

     ◇

「我們,認識就要滿一年了呢。」
我對著大家這麼說著。
「啊~看你這禽獸打了一年~」
「嘖~耿獸你這傢伙,禽獸還不是你先開始的。」我對著他這麼說著。
「唉~耿獸就是愛打啦~你也知道的。」
聽著花倫著麼說,我笑了笑。
「最好是啦~我哪有達獸這麼愛打,他是愛打的最佳代言人好不好~」
達獸馬上回答著:「屁蛋啦~耿獸他上次才跟我說一句很禽獸的話。」
「咦?你們兩個說出來的話有什麼不一樣,性質一樣是禽獸的嗎~」小白接著說道。
「屁蛋~(他真的很愛講屁蛋...),他上次跟我說什麼:『躍躍欲試~(月月浴室)』真是有夠禽~!」
耿獸馬上答腔道:「最好是啦~是你先跟我說什麼天天幫耿獸打,我....」
「算了,這樣下去也沒完沒了的。」我對著花倫說。
花倫說道:「就讓他們繼續啦~」
「小白~卡~~我們去買海泥根!」在要放假的前夕,我決定跟小白要最後一次消費卡,我的不見一學期了..,這學期沒靠他我還真不知怎麼過。
「唉~錢?」
「錢~~這個....」
「啊~一份麥當勞不要吵了~」小白套了具原來我不帥的台詞跟我走向福利社。

這樣在一起生活的班級,感覺真好呢。雖然每次的談話內容都那麼的...。哈哈~這也是值得紀念的文化啊~。


*     *     *


好不容易走到了穿堂,看到自己的班級。恩,旁邊還有平面圖。於是我朝著那屬於我的班級走去。
路上好像都沒有新生....怎麼會這樣啊...?現在是,恩...七點半多,這樣我算遲到了嗎?往旁邊一年級的教室看去,人都做滿了呢....。算了,不管,就算遲到了,在跑也改變不了什麼啦。
「恩...我的班級是往....」
邊這麼說著邊找到了那一條走廊,人都已經在教室裡了,唉~上學第一天就遲到嗎...?真是我個人的一項創舉呢。恩..不,現在好像不是高興這個的時候.....。
我走到了那個班級門前,在還沒進門前,我停了一下。
『希望這一年會過得很快樂吧。』
雖然不是什麼大願望,但我仍在心裡這麼默默的唸著。

    ◇

我走進了一年十四班的教室。

    ◇ 



*     *    *


宣布可以放學的教室裡,留下了一大堆一起拍照的同學。
「喂~鳥~你在發什麼呆啊?在想要飛到那個南方島嶼度假嗎?」
咦?已經宣布放學了嗎...?
「嗚嗯..小白你不要吵。」對於剛剛意識朦朧的精神我大概只能這麼回答。
「你剛剛在恍什麼神啊...?」花倫對著我這麼說道。
「恩..我好像想到我剛開學來到這裡的樣子。」雖然不確定是不是想到這個,但好像是吧?不,我想一定是的。
「是嗎?真令人懷念呢~呵呵。你那天遲到了對吧?」
「恩恩..,是啊,開學第一天遲到的紀錄,真是難忘....。」
「那麼要不要來拍照啊?」
「當然啦~我也有帶我的相機。」

於是我們幾個,恩..在班上被稱為...「獸類」(真難聽啊)的幾個同學聚在一起。
準備留下這學期最後一次聚在同一個班的這天。
小白、花倫、腐獸、耿獸、肉丸、達獸、顥哥、蕭獸。與我。
這日子過的真快啊,真的很快樂呢。

    ◇

「那麼,各位再見啦~。」我對著班上其他的許多同學說著。
這時我看到腐獸走過來。
「鳥~~!!」
「....幹嘛?」
他帶著他的方塊說著:「喂~快,要不要來比最後一次?我用新手公式讓你~。」
「呵呵~算了吧~你知道我用F2L也要40秒。」
「唉呀~何必這麼說呢~不比就算啦~。」
「沒啦~感謝你的指教啦。」
「還有~鳥~一類的方塊,就交給你了。」
這時我突然感到心情非常的沈重....,我們般一類的男生只有3個,而且只有我會轉....,要發揚到這麼流行的話....可是件很困難的事啊...。
「恩..我知道了...我會努力的...。三類的方塊就是由你來帶動啦!」
「瞭解啦~恩~那再見啦~掰。」
「掰~」
我這麼望著腐獸離開,轉頭看看班上,看到我們班大部分的二類男生,我也繼續這麼說著。
「喂~耿獸、小白、政毅~,二類的方塊就交給你們啦~。」
「恩?對,還有這事呢...。」耿獸說。
「我..我..比較不行啦,叫小白跟耿獸就夠啦。」政毅很謙虛的說著。
「鳥!一類的方塊沒有好好教你給我試試看!」
呵呵,小白回得真是凶啊...。
「安啦~。」

    ◇

我與耿獸和花倫離開了班上,去找了教過我們的每個老師,給他們感謝卡。
最後我們找到了班導阿建。我們聊了很多往後的讀書計畫與方向,我在心裡這麼覺得:『高中第一年能遇到這麼盡職而且滿懷感激的老師,能被他帶到,感覺真的非常幸運。』
而後,花倫與耿獸還要去圖書館,於是我們便在操場說了再見。
我則慢慢走向天橋,走向公車站。

    ◇

這天的天空非常晴朗
在湛藍的天空下
夏日無邊無際的持續著
我坐在有遮蔭的站牌下
等待著公車
那天的天空
跟當初非常相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天空是如此高聳遼闊
無遠弗屆
為了迎接新的開始
這趟旅程或許是沒有盡頭的
面對著那永無止盡的蒼穹…
永無止境地持續著的世界
但   我可以繼續的 
繼續發現新的旅程 
新的故事 
也許吧
我這麼相信著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The End Of ‘’Last Story’’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紫風幻想  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kagerou 的頭像
tokagerou

紫風幻想

tokage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