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生活

有時候早上起床,真的會好好思考。這一切發生的事全都是真的?每天與禽獸生活的生活,早上與耿獸的見面就是ㄑㄑㄑ,下課與邱獸的的第一句是…『你昨天又打了嗎?』,遇到達獸時他會說:『哇~!鳥!ㄑㄑㄑ!!!』。蕭獸與甫獸會湊過來…『鳥~~~!哈哈哈~爽~~!』
「………」
「……」
「…」
「.」
『停!』
我為什麼會在這種狀態下活了下來…?不知道…,但是看到快樂的同學,我也會有逾越感,便自然而然混入他們之中。

出門上了公車,來到了校門口。今天站交糾的是小白,我想他大老遠就看到我了…,於是我走進校門時,他已經擺好正在用望遠鏡賞鳥的姿勢往我這看來…。我立即賞了個中指回他…繼續往教室的方向前進。與這個班的今天開始了。

走到那熟悉的班級,在我那舒適…恩….可以看的桌椅上坐下。耿獸從遠方走來。我站起了身,走過去。
『哇~!鳥!』『ㄑ~』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ㄑ~』
「阿~爽!」耿獸用他那天生的燦笑看著我。
「幹嘛?太久沒打想現在爽一下嗎?」我笑著說
「唉~禽獸。」

總之一貫的作風就是這樣開始的….這樣感覺讓這部作品有點單調而且笑點越來越少…。或許可以把焦點轉移一下,我們看看蕭獸與鳥名的對話吧。
「ㄝ~蕭仰鼠~剛剛To’rre他又在To’rre了~」 (ㄊㄛ   ㄖㄨㄟˋ)
「鼠你媽啦~”鼠”名~」
「To’rre在慈馨都在幹嘛?」
「教To’rre啊。」於是蕭獸展開他超拿手的表演決活…他表演的時候絕對不會笑….那個正經的臉會讓你正經到想笑….
「恩,各位同學,今天我們只要教一個動作就好!就是這樣。」於是便開始持續To’rre動作一分鐘…「我們今天只要一直這樣就可以了,很有意思,To’rre超好玩的!」
「哇~你動作好鼠啊!」鳥名是我們班上有S級的鼠中毒….可能無法挽救…。

「鼠你的屌啦,蝟鼠控~wow!好油啊!」蕭獸順勢摸了鳥名一下…
「X的你變態喔,鼠油這麼多就可以不用買油了!」
「對啊!超方便的,炒菜的時候沒油都不用出去買!你就去喊,ㄝ~噴油一下!」然後他順勢做出了擠壓胸部的姿勢…「噗滋~~!阿!噴太多了!好油啊!!」
「哇靠!不愧是蕭仰『鼠』~~」
「鼠你媽啦~鼠面人~!」

由於對話可能會繼續下去….我想我們還是暫停一下吧。也許可以換回禽獸的部分了…。

「ㄝ~邱獸你昨天是不是又打了?」耿獸邪笑得問著。
「最好是啦….哪有啊,有打的明明是達獸,他昨天在即時通上還密我說要不要一起看一起打。」
「哇!!!!X的禽獸唉!」
於是我、耿獸、花獸,便來到了達獸旁,他看到我們,手就開始上下搖動。耿獸當然知道他要幹嘛….,於是把手放到他那話兒…:『ㄑ~ㄑ~ㄑ~!!』
「哇阿阿阿阿~~~爽!」達獸燦笑著…。
「呃~邱獸說你昨天找他一起看一起打?」
「屁蛋~又再亂講了~」不知道為什麼,達獸邊回話還可以一直笑…,其實我想獸類都差不多啦….在講獸語的時候,臉部都是維持著一種奇妙的微笑表情….。
「那你現在要不要一起去廁所打?」耿獸繼續維持著他那慣性搖動的身軀…一手插口袋一手抓頭….一臉淫笑….。
「好啊~!爽~!」
「唉~禽獸….」我跟花獸無力的這麼說著。

廁所裡,蕭獸也在裡面打。當他看到我們進來時,臉部也化為獸類的表情,大喊:「哇!達獸愛打!!」
看到蕭獸在那裡,耿獸忍不住趁他在打的時候從後面壓上去。
「哇~爽!」奇怪的…,喊的不是蕭獸,而是達獸….他果然愛打。
「咦~蕭獸你怎麼都沒反應?」
「唉~因為太爽了喊不出來~」蕭獸的表情一臉輕鬆自在。
這時達獸走上前去準備打一打,我高喊:「哇!快!達獸要打了!」
「哇~!爽!去幫他打一打!」耿獸奮不顧身的衝向第一個,然後都跑到他後面………
『ㄑ~~~』『ㄑ~~~』『ㄑ~~~』
「哇~~~~~~~」達獸就這麼發出了一陣異常的叫聲…。

*    *   * 

「也許有一天,我可以把這些記錄下來?」我這麼對小白說。
「你記錄這個幹嘛?為何不寫寫你去年辛苦到南方過冬遷徙的部分?」
「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kagerou 的頭像
tokagerou

紫風幻想

tokage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