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往弓箭手村的道路上,一直是剛出發旅行的勇者們必經的瀏覽之地,即使是那些偉大的勇者們,也會想回來看看自己童年所旅行的路程。過去由那些偉大弓箭手們所開拓出來的和平之地,即使不是弓箭手的人,也會為這美麗的地方所吸引。
  流星,嚮往著超自然力量的一位初道法師,追尋著楓葉傳說裡的勇者們,就像是傳統一樣,來到了此地。
「好美麗的地方啊~」就如那些曾經過此地的每一個人,不自覺的說出口來。
「這就是那些傳說勇士們童年所修行的地方呀?」
  正如修行一般,總是有危險的,流星才剛離開楓之島不久,並不是很了解此地的怪物有多麼的強。
「啊!」今天早上出了點小騷動,肥肥們不知道什麼原因而憤怒,雖然說是不怎麼強的獵物,但對於一位剛出道的法師,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險。
  流星還來不及欣賞這裡的景色,便遭到一群暴走肥肥的攻擊,而流星也只會粗淺的魔法,以及微量的魔力,眼看著自己的魔靈彈不敵成群的肥肥後,劃破空氣的箭矢從後方射出(搶怪啊!!),流星總算鬆了口氣。「得救了~」流星便用剩餘的魔力,與箭矢主人的幫助,擊退了肥肥群。
  流星總算有餘力去看看那些箭矢的主人,發現,對方看起來也是個剛出道不久的女弓手。稚氣中帶有威風的臉龐。
「謝謝你剛才救了我。」流星用微笑的表情,對那女孩說著。
「誰叫你那麼笨,一個人才出道不久就跑到這種地方來。這裡雖然獵物不強,但也是需要點實力的好嗎?」女孩戴著責備的表情,似笑非笑的看著流星。
「呵呵~我是很笨啊。所以我才要學習魔法,讓世人對我另眼相看。」
流星帶著自信,對那女孩說道。
「嘻嘻!你真可愛,居然有魔法師笑自己笨的,我叫蝴蝶,你呢?」蝴蝶帶著笑意,對著流星說。
「我…..我叫流星。」流星開始帶著點羞意說著。他似乎,漸漸被眼前的女孩所吸引。
「流星啊~真美,你是從天上下來帶給世人祈禱的嗎?」蝴蝶笑著說。

  就這樣,兩條平行線,接近著那羈絆的圓弧,彼此吸引在一起。平行線如此交會,如此相聚了,接下來的日子,總是充滿快樂。

  他們彼此依起修行,尋找獵物,進修自己的能力,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然而,相聚的日子總是短暫的。

  也許是巧合吧?在他們相識的弓箭手村,帶給村民休息的邱比特公園前,
蝴蝶對著流星說道:「我們分手吧…..」

流星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驚訝的看著蝴蝶,問道:「為…..為什麼?」
「你若是真的愛我,就說出個愛我的理由來聽聽啊?」蝴蝶帶著急迫的語氣說著。
「……………..」流星望著她,他不斷思考,自己是如此的被蝴蝶吸引,卻是什麼理由呢?那份感情,又是從何而來?他迷惘的看著蝴蝶。
「我……說不出理由…….」流星帶著迷網的語調
「但是….我真的愛你….喜歡你…..」流星帶著他那份他自己也不清楚的情感,對著蝴蝶說道。
「人家不管啦,你一定要給我個理由。」蝴蝶像是在逼問流星一樣,這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這些日子以來,他從來沒看過蝴蝶這般待他。
「因為…………」流星仍試著思考,體會著那情感的來源,想告訴蝴蝶。

「因為你很漂亮。」
前方不知何時站著一個男子,看他的武器,是個劍士,而且修業等級比自己要高上許多,手中握著一把巨劍。
「因為你細心體貼,因為妳溫柔。因為你聲音甜美。」
男子看著蝴蝶,如痴如醉的說著。
蝴蝶轉過頭來看著他,對他微笑著。
「因為你善解人意,因為你可愛,因為你的一舉一動,所以我愛你。」那男子慢慢的接近蝴蝶。
「還是你待我好,咱們走吧~」蝴蝶跟著他走去。
流星呆在原地,看著居然被棄他而離去的蝴蝶,心理在怎麼忍也忍不住了。
他鼓起勇氣對著那男子大喊:「等一下!別走,蝴蝶……!」
那男子揮起他的大劍,斬落在流星眼前,流星在怎麼樣也不是他的對手。
「就憑你想和我爭?以後別讓我在看見你,垃圾!」
男子跟著蝴蝶就這樣離開了。只剩孤單不知所措的流星,依然處在原地………他的淚水,跟他的心…….一滴滴的流下……..那破碎的心。


流星呆呆地坐在弓箭手村的旅社裡,他似乎無法相信這一切已發生很久,很長的一段時間,他一個人獨自留在弓箭手村思考,也許他覺得這樣會比較好過吧?他第一次遇到蝴蝶的笑容。

「愛她的理由………愛一個人…..需要理由嗎?」

  這些日子來,這句話一直在流星耳畔迴響著,片刻也不曾間斷過。
他仍呆呆的坐著,完全沒有發現到,他結識的盜賊好友已經衝進了流星的房間。


「不好了!!流星!」
「天雲?你來做什麼?我不是說不要來找我嗎?」流星無精打采的回道。
「你還在這發痴!還不知道蝴蝶已經出事了嗎?」
「蝴…..蝴蝶?」流星不敢置信的問道。
「他們遭到了土龍的攻擊!」
「土…..土龍?那還不到我們能進擊的能力啊??」
「你是管能力還管蝴蝶啊?」
「對!抄傢伙,我們走!」


  流星的心理一直在期盼,至少蝴蝶能平安無事就好,自己怎樣已經無所為了,他心裡已經有所決定。
  岩石路上,一群土龍為成一團,只見中間躺著的,是慘不忍睹的蝴蝶,她倒在一攤血泊裡,狀況非常危險。
「蝴蝶!!」流星歇斯底里的大叫著。但蝴蝶並沒有動靜。
「可惡!……天雲,我們上!」
「我已經呼叫了公會的同伴了,撐住啊!」

但是以他們的力量,可連一隻土龍都無法殺死,最多只能把所有的土龍群引開,設法救人。但他們也沒找到任何的空隙能夠前進。
流星的魔力值已經耗盡了,即時出來,身旁沒有足夠補充魔力的藥品了。
眼看土龍距流星只剩一呎…..
「蝴蝶……」流星已經被逼到牆角,天雲也已耗盡了所有的飛鏢,被困在另一片牆角。
「蝴蝶……我….真的沒有能力愛你嗎…..?」
流星順勢閉上了眼,淚水流過他的臉頰,依稀看到了他們相遇的那一天…. 

空氣中再度劃過一聲厲響,一根強而有力的箭矢已經正中土龍的頭部
「還算即時….我說流星啊?不錯的英雄哪?愛情的力量可真大~」
「奈…奈德?」流星驚魂未定的看著他
「掩護我奈德!」一位祭司瞬間穿過土龍群來到了蝴蝶旁邊,抱起他後又瞬間穿梭到天雲旁。
「抱歉,來回艾納斯與魔法森林的路上遇到了地獄巴洛古的襲擊。」
「沒關….係…..,我還以為傳給你訊息的老鷹遇到了麻煩呢,西恩。」
西恩抓住天雲後,受到奈德的掩護下與他們會合。

總算是把這裡的土龍群消滅了。
「她的狀況緊急,鎮上的醫療設施恐怕沒辦法,我們得快點,奈得,把移動之石拿出來前往艾納斯!」西恩做出判斷後,做了些能維持生命的祈禱,抱著蝴蝶準備叫大家馬上出發。

「在這之前呢,那位躲在岩壁上的老兄你快下來吧?」奈德早已瞧見岩壁上的人影。他被發現後,馬上便要逃跑。
流星是絕對不會忘記那道身影的。
「等等,誰讓你走的!!」流星霸氣的說著。
「……………」那曾經帶走蝴蝶的男子稍微頓了下腳步。
「你是廢物!廢物才會逃跑!」說著變要追上,但隨即被天雲個奈德拉住。
「讓他去吧,你現在去挑戰他也不代表什麼的。」奈德說著
「可惡…..」
那男子也趁這時逃的無影無蹤………..




西恩將少有的移動之石拿出來,將夥伴們以及蝴蝶已最快的速度帶到了艾斯納天空之城的治療中心,這種程度的傷害,也只有那裏的妖精們有辦法救的了。

但不幸的是……妖精們也沒有辦法讓蝴蝶完全復原,由於失血過多,蝴蝶就算活著,也無法在有意識了………..。




  在流星落腳的地方,蝴蝶躺在他眼前,他失去了原本的活潑、開朗、以及她的一切。雪花不斷的落下,流星心理的碎片,也不斷的落下……

「我們又在一起了呢。」流星望著蝴蝶苦笑著

蝴蝶靜靜的望著天花板,流星靜靜的望著蝴蝶。
她曾經救過流星的那把弓,靜靜的掛在旁邊的牆上。

「記得你曾經讓我給你一個愛你的理由。」
「因為你聲音甜美,所以我愛著你。現在……你能開口跟我說話嗎?不…….所以我不愛你……」
「因為你細心,體貼,善解人意,所以我愛你…….現在你能表現出來嗎?不….所以我不愛你……」
「因為你的笑容,因為你的一舉一動,所以我愛著你。現在…..你能笑嗎?你能動嗎?不……所以我不愛你。」
  蝴蝶依然靜靜的躺著,靜靜的傾聽流星的話語,流星也如此希望,這一切,都不是真的。
「如果愛你,需要理由。現在,你沒有讓我愛你的理由了,所以…..我不愛你了。」
「我愛你還需要任還理由嗎?」流星起身望著蝴蝶。回想起這一切,像夢一樣的回憶。
「不….就因為沒有任何理由,所以….嗚….我是一直愛著你的!蝴蝶……….」流星趴在蝴蝶旁,淚水在一次的落下…………..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kagerou 的頭像
tokagerou

紫風幻想

tokage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